<thead id="lh5y7"><del id="lh5y7"></del></thead>

    1. <sub id="lh5y7"></sub>
    2. 歡迎訪問云南綠A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防偽查詢
      補充說明 同一防偽碼不能重復查詢!查詢一次后作廢!
      資訊中心

      【云南日報】專題報道:綠A公司程海湖畔產業化脫貧之路探索與實踐

      時間:2017-12-06 來源:網絡


      開發生物資源,助力脫貧攻堅

      ——綠A公司程海湖畔產業化脫貧之路探索與實踐

      □劉 婕


      每年清明節令前后,麗江永勝程海湖水面由清澈而變成藍綠,并散發出特殊的香味,當地人俗稱“香面水”,這是天然螺旋藻類一種特殊的聚生,名為“水華”。

      世代居住在此的村民發現,這種綠色水華,“很有營養”,撈起來喂豬、喂雞,它們會長得又快又壯,且肉味鮮美。他們不知道,遠在萬里之遙的非洲乍得湖,當地居民祖祖輩輩都在撈起湖水中的螺旋藻,做成綠色小餅美美地食用,部分還拿到外地集市出售,總被一搶而空。他們更沒有想到,因為這些獨特的水華,以及二、三十年前一群科學家、一家企業的探索,會改變這些農民和農村的命運,從此走向農業產業化的脫貧之路,也讓這里的天然螺旋藻成為高級保健食品享譽世界。


      養看不見的“魚”,一口吃掉幾萬條

      作為山地占國土面積約95%的云南省,氣候多樣性造就了生物多樣性,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野生生物資源庫。永勝縣程海湖天然螺旋藻在被開發之前,湖畔的村民們守著這一灣清水,過著傳統的農耕生活,享受著湖泊里魚蝦水草的肥美。程海湖區堿性水土下,一般農作物難以高產,但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卻是螺旋藻生長的天堂。農民們不知湖里有一種看不見的“魚”,蘊藏巨大的生物價值和經濟機遇。

      據查,螺旋藻(學名:Spirulina)是一類低等生物,原核生物,由單細胞或多細胞組成的絲狀體,體長200-500μm,寬5-10μm,圓柱形,呈疏松或緊密的有規則的螺旋旋形彎曲,顯微鏡下看,形如鐘表發條,故而得名。經研究證實,具有提高免疫功能、抗疲勞、降低血脂等功效。程海當地的農民稱之為“看不見的魚”,常常戲說“一口能吃掉幾萬條”。

      上世紀80年代,在云南省內外科學家的研究和努力下,國家科委將程海螺旋藻的研究課題立為“七五”攻關項目。1986年10月,以中科院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藻類專家為領頭人的胡鴻鈞聯合科研組進駐程海湖畔。他們風餐露宿一住就是3年,利用程海湖得天獨厚的水、光、溫等自然條件、培訓、馴化出了獲國家科技進步獎“CH-1號、2號、3號”螺旋藻新品種。新品種不僅品質好,而且產量高,生產成本低。在國家科委、中科院及云南省、地、縣的支持下,投資350萬元,建成了5噸干藻粉的中試基地,為中國的螺旋藻產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八五”期間,國家科委再次把程海湖螺旋藻開發列為重點攻關項目。時值科技改革的春風正勁,何不乘風破浪,把這一優秀的科研成果產業化,盡快造福大眾呢?于是,云南省科委牽頭,聯合中科院有關院所、大專院校及永勝縣人民政府,組建了我國最有實力、技術力量最強的專業螺旋藻開發公司。

      “上世紀90年代初到程海鎮,沒有電、沒有路,湖畔的河北、河南村兩個村,一共約2000人口,農民靠土地耕種收入微薄,一年好的時候一畝地能收成幾百塊到上千塊,有時候算不過賬還會‘倒貼’,局部甚至形成土地‘撂荒’的現象?!痹浭窃颇鲜】萍紡d干部的胡志祥,就是在那時選擇下海,成為中國成立最早的螺旋藻企業的負責人——云南綠A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如今回憶起當時的情形,他依然十分感慨。

      “為引一股水,跑了7公里多,花了150萬元;為了接通一條電話線,徒步5公里,投資40多萬元。困難是顯而易見的。好在我們引入了國內最優質的智力資源,這就形成了科技產業基礎。但是要真正形成生物資源產業化,帶動當地農民過上小康生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span>

      胡志祥介紹,首先建立螺旋藻生產基地,需要征用程海鎮河南、河北兩村土地600畝,公司與當地政府、農戶達成協議,除了合理補償款之外,按各戶占用耕地面積,給予相應的進廠名額,與公司簽訂正式勞動合同。

      這樣,農民經過嚴格培訓,成為了技術工人,白天進廠上班,搞螺旋藻養殖,晚上回家有精力還可以自己或雇傭他人打理未征用的自留地,亦工亦農,家庭生活有了雙重保障。


      就業一人全家脫貧,農民領上退休金

      近五年來,脫貧攻堅成為舉國上下最受矚目的重大工程之一,也取得了決定性進展,6000多萬貧困人口穩定脫貧。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的10.2%,下降到4%以下。但距離2020年還有3年的時間,脫貧任務還是艱巨繁重,很多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成本高、難度大、見效慢,一些已經脫貧的地區基礎也比較薄弱。

      地處麗江市的永勝縣是國家級貧困縣,而程海湖畔的河北、河南兩村,早已實現脫貧,進入“半小康”的生活,成為鄰村“羨慕的對象”。

      “并不是因為他們有了程海湖這個得天獨厚的優勢,就一勞永逸了,關鍵是要解決農民和農村的后續發展問題。我們在多年的探索實踐中,總結出了一套適合國情、省情的產業脫貧模式?!焙鞠檎f。

      據統計,目前螺旋藻基地征用土地后的在冊進廠名額數為144人,每人正常上班平均年收入28000元左右;綠A公司為在廠職工每年繳納五險一金,公司承擔部分平均為13091.60元(含每年一繳大病險226.00元)。且按國家相關政策,綠A公司已為達退休年齡的18名農村戶口職工辦理了退休手續。

      因此出現了一個新鮮詞——“農民退休”。農民為什么能退休?“因為他們跟城鎮職工一樣,合法繳納了包含養老保險在內的五險一金,到達一定年限后,自然就能享受養老待遇?!?/span>

      “但同時,他們的農民身份并沒有改變?!焙鞠檫M一步解釋,“與大量放棄了農民戶口的進城務工人員或者學生、干部不同,這些農民能夠在家門口就業,同時還有未征用的自留地作為后路。退休后自己的下一代仍然可以接班進廠就職,這就實現了一個個家庭的可持續發展,也實現了一個村一個鎮的可持續發展?!?/span>

      這與一般的“公司+基地+農戶”的扶貧模式不同。后者的模式往往是,一家公司利用當地特有資源,投資養豬、養羊、葡萄種植、咖啡種植等等,公司要么與農民合作收購農產品,要么建立基地請農民來打理照看,但農民還是臨時務工的概念,并沒有與公司簽訂勞動合同變身份為“職工”。

      如今,經過多年發展,程海湖畔的綠A天然螺旋藻養殖基地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螺旋藻基地,總投資4.8億元,占地680畝,建筑面積37萬平方米,目前年產能達1000噸,占世界總產量約50%。立足于微藻應用技術前沿,綠A公司已經將螺旋藻和紅球藻成功運用到保健品、藥品、化妝品、食品等各個領域,

      “模式并非要評出孰優孰劣,但一定是要結合當地的發展實際和企業自身的特點?!痹颇鲜∞r業廳生物產業處調研員戴云昆評價道,“雖然還是一種探索,但毫無疑問,上述模式是一種著眼于長遠發展的、負責任的、顧及民生的做法,,值得鼓勵和支持。他們明白,只有把當地人的生活和企業的發展融合起來,支持和理解的人才會更多。同時,企業把本來國家承擔的農民養老的問題,主動地承擔起來,也減輕了社會的養老負擔?!?/span>


      探索鄉村振興,為三農問題尋找出路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總要求,就是要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努力做到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認為,提高貧困群眾的內生動力和發展能力,是根本之策、長遠之計,“在比較短的時間內,如果是集中大量的資源,實際上是可以實現收入和生活水平維度的脫貧目標。但是從長遠持續的發展來看,這不能一蹴而就。人的觀念也在改變,能力提高也有一個過程。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和營商環境的改善也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要考慮這個地區的長遠的、持續的發展。只有在這些方面取得實質性的進展,才是高質量的脫貧?!?/span>

      戴云昆認為,“對于云南這種有著特色生物資源稟賦的省份來說,生物資源開發與精準扶貧之間可以說是結合最緊密的一個產業方向了。云南的氣候、地理的復雜性,使得無論是高山上、峽谷邊、雨林中,都有特色的生物資源產品,而世世代代居住在當地的農民早已對這些產品的種植或者養殖有充分的了解,只需要稍加引導和扶持,他們就很容易理解、也很快能上手,如果還有企業愿意與他們長期合作,給出一些保底承諾,種植或養殖實現規?;?,農民增收立竿見影?!彼e例道,“比如生活在我省一些茶區的農民,人口多達五、六百萬,我們政府和企業能夠做好茶葉的文章就不得了;在怒江邊種草果的農民,經我們調查,只要種植上一定規模的,如今都已經實現了脫貧?!?/span>

      綠A公司在精準扶貧上的探索,按照胡志祥的總結,即用“引入智力資源,開發生物資源,激活人力資源,踐行脫貧攻堅”概括,最終為解決“三農”問題尋找出路。

      從產業“輸血”角度來分析,企業并非簡單地給錢了之,“贊助是有的,但是主要用于基礎教育、文化站、修水庫、修路、修電等,這既是道義上的幫助,也是為產業企業培訓職工。農民受不到良好的基礎教育,怎么談職業教育和到企業成為一名合格的員工?”

      相對來說,“造血”機制則重要得多——把生物資源、金融資源、智力資源、人力資源、土地資源相結合,走出一條產業脫貧的道路。

      “當然,云南并不缺好的資源,缺的是能夠做好市場、樹立品牌的企業,否則仍然淪為下游產業鏈的原料供應方。比如云南有優質的咖啡、核桃,但如果僅僅依靠賣咖啡豆、賣核桃仁,缺乏市場話語權,仍然無法使農民有良好穩定的收益?!?/span>

      “綠A公司搞生產投了幾個億,但花了15億在做市場、樹品牌上面。不咬緊牙關做好品牌好銷售,就解決不了農民職工的就業?!?/span>

      據介紹,綠A已躋身“中國馳名商標”之列,在全國140多個大、中城市建立了自己的辦事機構,并開設了170多家專賣店,產品還出口德國、意大利、丹麥、日本、美國、韓國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每年銷售額達1億多元。

      實際上,多年來,看準螺旋藻商機的企業并不止綠A公司一家,也在一段時間里出現了產品質量參差不齊、市場行為不夠規范的亂象。在有關部門的監管下,在大浪淘沙的市場競爭下,逐漸形成了以極少數企業為龍頭、若干企業為補充的市場格局,從年生產能力幾十噸到幾百噸,形成了有序競爭、百花齊放的局面。

      未來,省、市、縣有關部門和綠A公司還有更美好的藍圖:希望沿程海湖環繞一周保護性建設中國最大的綠帶——環湖生態帶,建成后總長度約48公里,或將成為麗江旅游的新名片。據介紹,目前規劃設計已經完成,將嚴格按照生態保護理念進行建設,杜絕污染,保持原鄉風貌。,呈現秀麗的高原藍天白云,湖光山色。(云南日報)


      上一篇: 在世界的十字路口 看見綠A
      下一篇: 螺旋藻營養世界認可 綠A天然品質引領行業風潮
      秒速赛车规律